田轩:是时候来严肃地谈一谈创新这件事了

中新客户端5月14日电 题:《田轩:是时候来严肃地谈一谈创新这件事了》

作者 田轩(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 、金融学讲席教授)

五一假期刷新闻,看到了这样一条消息——《每万人拥有专利11.5件,中国创新指数跃升至全球第17位》。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截至2018年底,中国内地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160.2万件,同比增长18.1%,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11.5件。中国也由此成为唯一进入前20强的中等收入经济体。

不过,就在这则消息被报道的前几天,还有一条与专利相关的国内新闻——今年的3月26日,第19个世界知识产权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一口气发了18份《专利代理惩戒决定书》,包括北京超凡志成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在内的多家企业遭到曝光。“明显编造”、“明显相同”、“简单替换”……这些在我看来并不意外的字眼,正是这18份《专利代理惩戒决定书》里判定的主要“罪证”。

专利申请数量虽然可以从一个角度反映一个国家的创新水平,但却不能代表这个国家整体的创新质量。

各式各样辣眼睛的专利,就这样悄无声息,以科学、创意、进步的名义,扛着弘扬、保护、推广的大旗,实际上是开启了伤害真创新的冷暴力模式。

当沉睡的东方民族跨越百年沧桑,科学技术越来越成为现代生产力最活跃的因素。如何聚力创新发展实现赶超?这是当下的我们必须回答的时代课题。所以,是时候来严肃地谈一谈创新这件事了。

一、真正的创新必须经历“Hard模式”

关于创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

可以肯定的是,创新一定不是电子大卖场里贩卖各种电脑产品的商户们口中的“创新”概念:网站很流行,咱们就去搞一个视频网站吧;电商不错,我们就去电商平台上开个店吧……

真正的创新,一定是少数派的专属,是一个对未知路径,未知方法的探索过程。它实际上是一个从“0”到“1”、从无到有的过程。正如苹果公司所说——think different。

创新大潮涌动,真假参拌,鱼龙混杂。大机会时代,更要擦亮双眼,拒绝机会主义,认清创新的庐山真面目。

真正的创新,有三个显着特点:周期长、不确定性大、失败率高。

创新工作周期长。企业或个人真的去研发一个新的技术、一个颠覆性的创新,必须经过漫长、艰苦的实验和试错。

创新一定是慢变量。例如,在一种新药从研发到审批上市往往需要耗时10年以上。根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数据显示,美国每年批准处方药的平均审批时间超过了11年。

创新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或者说很大的偶然性。也就是说,创新的成果非常有可能不是最先设定的研发目标,甚至可能差了十万八千里,也许,一些漫不经心的失误就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成功。

但反过来,一些看似一片坦途、成功在望的创新也可能隐藏着巨大的风险。比如,青霉素抑菌作用的发现,就来自弗莱明不小心将青霉菌混入了实验中的葡萄球菌;发现毒品海洛因的最初目的,是寻找比吗啡效果更好的镇痛剂。

而那些分分钟就天地反转的创新明星们,恐怕不需要我举例子,大家就可以自己想起来不少了。

创新具有高失败率。创新需要不断地去试错,在这个过程中,失败的创新是非常多的。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发明创新,其实背后都经历了许多次失败的尝试。比如,电灯发明的背后,是爱迪生1600多次的尝试。更多的失败甚至是需要付出鲜血甚至生命的代价,比如飞机的研发过程中就有很多人(例如中国飞行事业的开创者冯如先生)在历次实验中罹难。

二、用资本的力量激励创新

激励常规性工作的方法比较简单。因为常规性工作是一个对已知的方法、路径和工具一个反复的应用。如果常规工作没有做好,绝大多数情况是因为员工偷懒、没有努力工作,所以采用绩效工资就可以有效地激励人们努力地去做常规性工作。

所谓绩效工资,就是把员工工作的成果和他个人的收入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这样员工就有动力去努力工作,多劳多得。如销售工作就是一个典型的常规性工作,只要员工掌握营销的基本方法,加上努力地去工作,销售成绩就会有保证。一般企业主会给销售人员定一个底薪,然后每多卖一个产品就会得到一定的提成或其他形式的奖励。销售人员为了能够获得更多的收入就必然会努力工作多销产品,因此通过绩效工资的方式可以激励销售人员达到更高的销售目标。

但是,因为创新具有周期长、不确定性大、失败率高的特点,就意味着研发者即使勤勉工作,也不一定必定成功。这时,传统的绩效工资方法在激励创新上就是无效的。因为“局外人”根本无法区分研发者的失败到底因为研发者“偷懒”,还是由创新本身失败概率高和不确定性大所导致的。

我过去十几年来一直在研究,如何利用金融的力量、金融的制度、金融的工具去激励创新。最终我们发现——要想激励创新,最核心的逻辑就是要设计一个机制,能够在短期高度容忍创新的失败,但是在长期对创新成功进行高额回报。

归纳起来,用资本的逻辑来激励创新,有以下几个关键点:

1、容忍失败的文化氛围

第一,企业需要明确创业风险,并在不断失败中尝试。如果投资者对失败不能容忍,在创业者创业或者创新失败后就“一棒子打死”,让其“永世不得翻身”,那么激励创新无从谈起。

2、崭新的组织形式——CVC

企业风险投资(CVC)主要通过母公司(一般是指非金融类企业)设立风险投资基金,对相关项目进行风险投资。比如谷歌投资了共享经济的鼻祖Uber,腾讯投资了美团等例子。与传统的独立风险投资(IVC)相比,CVC会优先考虑补齐母公司战略上的不足,帮助母公司进行上下游产业链的调整和布局,或者帮助母公司进行战略转型,优势在于投资企业的长期创新好,成功退出概率高,市场估值高。

3、正确的人力资源政策

企业想要创新,需要注重人的作用,更需要正确的人力资源政策。如何能够有效发挥人力资本对创新的促进作用呢?

正如我前面所讲,能够激励创新的企业是在短期来需要对创新失败有容忍,在长期需要对创新成功进行回报。因此,一个最重要的激励方式就是股权激励,尤其是期权,可以将两者结合在一起,更好地鼓励激励对象承担风险,促进创新。

4、强有力的反敌意收购条款

一个企业要进行长期创新,将会面临很多失败和高昂的试错成本。当企业的短期业绩不如意,又面临外部“野蛮人”威胁的时候,企业就没有办法专着于长期创新。

如何让上市公司关注企业的长期创新?这就需要强有力的反制措施。如双层股权结构,也就是允许企业创始人和高管拥有更多投票权的股票以掌握企业的控制权。

目前,大量创新型的企业,比如Google、Facebook、Linkedin、京东、阿里巴巴、小米等多家国内外公司,通过采取双层股权结构来保护它的控制权,这样就能够更好地激励企业创新。中国即将建立的科创板也首次允许有双层股权结构的企业上市,这无疑对创新型企业是重大利好消息。还记得么,当年阿里就是由于香港交易所容不下同股不同权的企业,才远赴纽约上市。

5、健康发达的资本市场

对创新所需要的融资环境来说,更依赖于股权市场,而不是债权市场。

我通过分析全世界30多个国家的数据发现,对那些依赖资本和对技术密集的企业来说,当一个国家资本市场越发达的时候,创新水平越高。当一个国家信贷市场越发达的时候,创新水平就越低。所以,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建设一个健康和有效率的股权资本市场非常重要。

6、稳定的宏观政策导向

创新是一个企业长期的行为。对于企业来说,在创新过程中最怕面对的问题是政策的朝令夕改,左右摇摆。要想激励创新,就要保证政策的稳定性、一致性和连贯性,这样才能给企业家、市场形成一个稳定的、一致的、长期的预期。

金钱永不眠。推动科技向前发展,除了需要大规模的场景应用、数据累计和科研团队,更重要的是,我们无法缺少那只搅动所有因素的推手——资本。

让资本回归本质,成为推动实体经济发展的力量,我们必须遵循科学的逻辑。

毕竟,资本从诞生的那一日起,就从未改变过它的意志和属性。它不会因为我们的强国之梦而倾其所有,更不会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主动与我们共舞。(中新经纬APP)

田轩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验证码: